广州第三代试管私立医院

破旧的小楼,昏暗的房间,蒙着眼的女孩,取卵的“医生”…… 35厘米长,针口直径2毫米的取卵针,随着B超引导,一起刺入女孩的体内。 没有麻醉,疼痛,永久性伤害,甚至不孕……...

 破旧的小楼,昏暗的房间,蒙着眼的女孩,取卵的“医生”……

  35厘米长,针口直径2毫米的取卵针,随着B超引导,一起刺入女孩的体内。

  没有麻醉,疼痛,永久性伤害,甚至不孕……

  取卵如果成功,拿上几千上万块,带着未知的身体隐患走人。

  如果不成功,分文没有,身体却已经伤痕累累。

  这些“躺着”赚了快钱的女孩,给自己剩下了什么?

  14岁的小娟,初中辍学,梦想着赚大钱的她,在网友的煽动下,从惠州来到广州打工。

  广州啊,一线城市,遍地都是机会。

  两个月后,小娟回家了,可她有点不对劲:脸色发黄,腹部肿胀,持续性腹痛。

  当家人着急忙慌 的把小娟送到医院时,她已经休克了。

  “我孩子得了肝癌吗?”小娟的父母一度这样怀疑。

  经过医院的检查,原来这一切症状,是因为“取卵手术”。

  去广东“打工”,其实就是为了取卵。

  一次取卵21颗,能拿到1万元的酬劳。

  在病床上睡了一天一夜的小娟,形容枯槁,她回忆起这段“打工”:

  “没有打麻药”

  “手术室是在一间公寓楼里”

  “手术到一半我痛得受不了,可他们说走了就拿不到钱了,还要赔偿检查费。”

  “取完卵我都虚脱了,手术台都下不来。”

  随后,小娟的病例才让自己和家人知道事情有多严重。

  取卵术后6天,渐进性腹胀4天,双侧胸腔积液,有卵巢过度刺激综合征声像。

  比小娟更让人心痛的,是17岁岁的小王。

  小王爱美,贷款3万整容之后,却无力填补这个窟窿。

  美容贷的中介,见她还款一直有困难,于是“好心”推荐她去捐卵。

  小王并不知道,这是因为拉一个女孩去捐卵,如果成功,推荐人能拿5000-25000的好处费。

  所谓的“捐卵”宣传海报长得跟跟无痛人流一样“美好”。

  无痛、安全、轻松拿钱。

  这个坑,小王就这么跳了下去。

  进了“捐卵机构”,身体就不是自己的了,没人管小王的死活。

  卵泡越大越好,越多越好。

  她被一连转手三家医院,为了更大,更成熟的卵泡,连续打了17天催卵针。

  可因为身体状况不行,小王的取卵手术失败了。

  原本想着拿这笔钱填整容的窟窿的她,一分钱也没拿到。

  重症监护室里,小王还躺在床上。

  因为卵巢过度刺激,年仅17岁的她,失去了生育能力,永远失去了做一个母亲的资格。

  14岁,17岁,这些年轻的女孩们成了取卵黑市的牺牲品。

 据报道,卖卵的女孩平均年龄在14-25岁之间,平均卖卵一次,会取走十几二十颗卵子,根据女性外貌,学历,报酬在1-3万不等。

  一个女人一月一次排卵,一生只有400颗左右的卵子,而一次黑市的“取卵手术”,会不断催熟卵泡,以达到利益最大化。

  取卵过程也异常血腥,尖锐的针头会直接一路刺穿女性生理组织,直到取卵针刺破卵巢,吸走卵子。

  这样粗暴的手术,直接后果就是卵巢受损,不孕,甚至切除*。

  可即便是这样,卖卵黑市里依旧人头攒动,年轻的女孩们抱着侥幸心理想着:

  别人都没事,我也会没事的。

  这份侥幸里,是对自己年轻身体的自信,更多的是对快速赚钱的渴望。

  可当不幸真的发生,年纪轻轻的她们又真的承受的了吗?!

  之前曾有过一次新闻,嫩模7000万拍卖初夜,用身体换钱,令无数人咋舌。

  裸贷,做*,到现在的卖卵,一次一次冲击着人们的价值观,仿佛什么都比身体值钱。

  拍张裸照就能贷款,多简单啊!

  陪男人喝喝酒,睡一觉就大把钞票,多轻松啊!

  卖一次卵就好几万,反正留着也没用,赚钱多快呀!

  但世上的一切,其实早已暗中被标好了价码。

  最轻松的获取,必然跟着最承重的代价。

  裸贷背后,是还不起,就要被公布于众的耻辱,多少女孩因此受辱自杀,甚至毁了一个家。

  做*背后,是被践踏的尊严,反复的流产,甚至是性病的发生。

  卖卵背后,是永久的身体伤害,不孕,甚至死亡。

  那些女孩真的不知道,没考虑过吗?

  我想并不是。

  因为比起风险,那份即时的金钱诱惑却大得多,这就是为什么,还有那么那么多人,在这些暗路上前仆后继。

  人人都想走捷径,却没人想过:捷径,有时候是通往地狱的入口。

  年轻的姑娘们,年轻是你们的本钱,但身体不是;爱钱没有错,但每一次为钱做的选择,一定别选错。

  你最爱的Amani,Gucci,YSL,不应该以这种血淋淋的方式出现在你的生活里。

  茨威格说:“命运送你的每一个礼物,都暗中标好了价格。”

  而每一份“礼物”需要付出的代价,你不一定承受的起。

《演员请就位2》最后一期大家看了吗?

陈凯歌的作品《宝贝儿》一播完,网友们都炸了,直接把陈凯歌骂上了热搜第一。

看完这个短片,我也成功地被恶心到了。

《宝贝儿》讲述了一个虚构的代孕故事。

胡杏儿饰演的贾姐,本来有个幸福的家庭。

但她12岁的儿子突遭车祸去世,她和丈夫也因此离婚了。

离婚后贾姐在酒吧当起了酒托,她一直想通过代孕来弥补丧子的遗憾。

任敏饰演的蔡雨珊为了钱选择代孕。

在孕育孩子的过程中,蔡雨珊对孩子产生了感情,舍不得把孩子交出去。

陈宥维饰演的男朋友一开始以为孩子是自己的,知道真相后,就劝蔡雨珊把孩子还回去,还向她求婚。

最后是圆满大结局:作为雇主的胡杏儿如愿以偿地得到了孩子,而两个年轻人收获了爱情……

真是看得我满头问号?? 陈凯歌这短片就差把“鼓励有偿代孕”几个字打在公屏上了。

更让人不忿的是,这部《宝贝儿》还模糊了代孕产业链中最弱势的一方:代孕妈妈。


这个剧本有个很狡黠(或者称之为狡猾)的处理,就是把代孕的买方阶层沉降,将之与卖方刻画为同一个阶层。

甚至,胡杏儿扮演的买方女子,好像比陈、任二人饰演的角色更加落魄得多。

她无家无业,无儿无女,还在陈的酒吧当酒托。

在这里,陈是老板,她是雇工;任有爱情,她只有交易。

但是在现实中,代孕的买方和卖方绝不会是同一个阶层。

代孕的伦理问题和买卖方巨大的贫富差距,才是这个产业链会存在巨大问题的地方。

这个剧本有个很狡黠(或者称之为狡猾)的处理,就是把代孕的买方阶层沉降,将之与卖方刻画为同一个阶层。

甚至,胡杏儿扮演的买方女子,好像比陈、任二人饰演的角色更加落魄得多。

她无家无业,无儿无女,还在陈的酒吧当酒托。

在这里,陈是老板,她是雇工;任有爱情,她只有交易。

但是在现实中,代孕的买方和卖方绝不会是同一个阶层。

代孕的伦理问题和买卖方巨大的贫富差距,才是这个产业链会存在巨大问题的地方。

如果你看过代孕村的相关报道,就会知道代孕群体,大多都是物质贫困的底层女性。

哪怕她们不愿意,周围的恶劣环境也会倒逼她们用子宫谋生。

你见过哪个经济独立的女性,甘愿用巨大的生育痛苦去换取几万块报酬?

禁止代孕,恰恰是为了保护那些弱势群体。

当子宫被明码标价,女性就彻底沦为“生产工具”。

代孕妈妈的一切都会被定价,

有记者曾采访做职业代孕的妈妈,小莉(报道化名)。

小莉代孕报酬是这样的:生下健康的孩子后,她可以拿到18万报酬。

怀孕期间,她还可以拿到2000元/月的生活费,外加一些买衣服的钱。

十月怀胎,最后化成合同上一串冷酷无情的数字:200000。

20万买你一个孩子,加永久性的身体损害,你愿意吗?

拿了钱的代孕,会被中介公司当成工具人,彻底管控起来。

比如,怀孕期间,不得泄露居住地址;

未经同意,不得与任何人见面(包括家人、朋友);

怀孕3个月,每天不得外出,晚上11点前必须就寝......

比如,怀孕期间,不得泄露居住地址;

未经同意,不得与任何人见面(包括家人、朋友);

怀孕3个月,每天不得外出,晚上11点前必须就寝......

她们整个孕期都是在孤独与思念家人中度过的。

越靠近分娩日子,小莉越感到恐慌:“生孩子的时候没一个亲人在身边,孩子刚生下来马上就要离她而去......"

在这场代孕结束后,客户为新到来的家庭成员开心,中介机构赚得盆满钵满。

而孕妇的感受,也就没那么重要了。

说到这,可能有人说,“生个孩子就能赚到这么多钱,只不过丧失人身/情绪自由,很值嘛!”

当你这么想,就说明你已经陷入“物化女性”的思维了。

这才是代孕最细思极恐的一点。

贩卖子宫是合理的,女性是生育机器,而孩子是产品。

那机器坏了,或者产品不合格,要怎么处理?

在利益面前没有”孕妇关怀“

只有不合格的生产机器。

乌克兰理发师Alina的遭遇,更接近多数代孕的真实情况。

由于代孕诊所给出的酬薪,比她平时的收入高好几倍,于是她和丈夫爽快答应了。

但这份看似“高薪”的工作,却险些让她丢了性命。

Alina分娩后的第3天,出现了大出血的情况。

没有一个员工,愿意面对一个“出毛病的机器”。

Alina被送往重症监护室后,医生说 “我已经烦透了你各种毛病。”

这个被嫌弃的”毛病“是什么呢?

胎盘滞留。

一般胎儿出生后半小时内还没取出的话,孕妇可能会出现大出血或者感染。

严重的话甚至会危及生命。

胎盘滞留。

一般胎儿出生后半小时内还没取出的话,孕妇可能会出现大出血或者感染。

严重的话甚至会危及生命。

而Alina是在生完孩子5天后,子宫里滞留的胎盘才被取出。

这就是医生对待产后“机器”的态度。

经过这场噩梦般的分娩经历,Alina再也不想代孕了。

代孕失败的呢?

另一个代孕妈妈——Maria怀孕7周,胎死腹中,导致大出血。

而代孕所,最终只给了她300欧元(约2300人民币)。

“然而我的身体足足花了两个月的时间才康复过来。那是一段非常艰难和悲伤的过程。”

此外,不符合客户要求的小孩,比如性别、颜值不符合预期,则只能沦为被淘汰的产品——等待被丢弃的命运。

比如之前有新闻报道过,贵阳一女子花45万去柬埔寨代孕生子,结果代孕出生的孩子天生患“轻度脑萎缩”。

面对这种情况,代孕中介飘出一句, “如果孩子有问题,可以退回重新生一个。”

这个决策背后的冷血,令阿宝不寒而栗。

如果你用商业逻辑去理解代孕这件事,一手交钱,一手交货,看似很合理。

但问题是,这里每个被交易的“商品”,都是活生生的人。

每一个“生产环节”,从取卵、怀孕、到分娩...... 每一环都建立在侵犯他人的基础上,这样的产业,你跟我谈合理?

甚至还要合法化?

心简直不要太大。

绝对的自由一定会导致强者对弱者的剥削。

一旦代孕合法化,那么大量底层女性未来将迎来更悲惨的命运。

她们会不会在父母或丈夫的洗脑或逼迫下卖卵或者代孕养家?

实在不敢想象,这背后又会有多少无辜女孩,沦为取卵和代孕的工具?

无论是“自愿代孕”“还是愿意花钱请代孕”,这些最终都会演变成一场剥削,

害怕代孕合法化,更害怕人被逐渐商品化。

因为住在这里太久了,我有些记不清我是怎么来到这里的。

隐约记得,我曾经是一个优秀的学生,考上了心仪的大学,准备成为一名律师。

然后呢,然后就记不清了。

同屋子的阿月告诉我,我是A类孕妇,一般A类的都是自身条件不错的,大都还是来自名校。

正当我迷惑我们家庭条件不错为什么要来做这些的时候,她附在我耳边悄悄说:

“我告诉你,你别往外说,你们这种A类不是被骗过来的,就是路上迷晕带过来的,你来的时候就是晕着的。”

哦,我想起来了,我下班回家,路过一条小巷,然后没有意识了。

再然后,就是我躺在手术床上,等着医生往我身体里植入胚胎。

我问阿月,她是哪一类,她苦笑着摇摇头:

“我是B类,我是被家人卖过来的,他们要给弟弟买房子,娶媳妇,没钱就把我带过来了。我长得也没有很好,算是B级。”

“还有C级?”

“怎么没有呢,你看那些住楼下一直不停生的,就是C级,都是被拐卖的,从山里带来的,没有亲人朋友,自身条件也不太好的。”

“我们居然还算幸运吗,不用一直生孩子。”我诧异地问。

“唉,谁说不是呢,我们还是两个人一间,你看那些条件差一点的,她们七八个人挤在一间屋子里,跟养牲口一样。

我和阿月互相看了看,然后低着头叹气。

还没等我们感伤一会儿,有人过来敲门,提醒我们该去打针了。

为了提升胚胎移植的成功率,我们需要经常打针吃药,甚至每三四个月就要尝试一次移植。

等移植胚胎之后,又要打各种不知名的药剂来保证胚胎健康。

我常常想,如果哪天护理配错了药,直接打针让我应激死掉好了。

可是没有,我住的这个地方,医生和护士已经熟悉了这一套操作。

无数孩子从他们手下出生,男孩,女孩,漂亮的,残缺的。

忘了说,有些过来要求代孕的家庭,是要求男女的。

曾经有一次,我怀孕三个月的时候,被拉去检查性别。

结果是个女孩,那家人一脸不开心,说要女孩有什么用呢,那还不如不生。

然后我就被迫流产了,我在手术台上,泪一滴一滴地砸下来,可是那个小生命,还是从我身体里流出去了。

等我休养了几个月,我就又被植入了新的胚胎。

检查的时候,我在庆幸他是个男胎,不然就又要被打掉了,他连呼吸一口新鲜空气的机会都没有了。

或许,投生到我们的身体里,就是个错误吧。

别人的子宫温暖安全,充满了来自父亲和母亲的爱。

而我们的不是,我们的子宫只是一个商品,承载着来来往往的胚胎。

这些孩子在商品里出生,好似也成了商品,被明码标价,被区分三六九等,甚至被人决定要不要出生。

对不起,孩子,真的对不起。

我这个容器,尽管爱着孩子,但我没有选择的权利。

我住在六楼,这一栋学生宿舍般的楼房,住满了各种各样的代孕妈妈。

有像我这样的不知道从哪被骗来的,有像小月一样被家人丈夫带来的,也有为数不多的女性,为了糊口,自己过来的。

在这为数不多的自愿人群中,她们仅仅知道可能出卖自己的子宫几个月,就能得到一笔钱;

并不会有人告诉她们,中途可能会流产,会对子宫造成伤害,会让自己不孕不育,最严重的甚至会死亡。

与此同时,每天都有很多衣着光鲜的男男女女进到我们这里,进行商品交易。

先挑选他们觉得合适的容器,谈好价钱,然后下单等着胚胎植入容器的身体,最后生一个漂亮可爱的孩子。

交易结束。

当然,交易也有不那么完美的时候。

我看了太多太多,因为生下来残疾孩子,被拒绝交易,然后把孩子扔掉或者卖给其他穷人的;

也有孕母怀孕几个月,但因为雇主不想要孩子,所以被迫打掉,在手术台上大出血的;

还有刚生孩子不久,就因为雇主要求,接着生的。

总之,这些有钱人是不想这样没有尊严的,也不会考虑在他们看来相当于商品的我们和孩子的感受。

就像一位拿着鳄鱼皮包的女士说:“生孩子是她们这种下等人要做的事情,我才不要吃这个苦呢。”

我挑着眉笑了笑,悲从中来,只要你不是最有钱的,最有权的,那你就可能是别人的容器。

我们这群整日穿着孕妇装,等着生孩子的女人,麻木的像机器人。

我们的未来就要在这样不停生孩子当中度过了,不知道等我老了会怎么样呢,会一身病,会没人养,会孤苦无依。

但我们本身可以不这样。

我们可以接受教育,可以去上大学,可以找一份自己心仪的工作,可以拥有属于自己的小房子,找到属于自己的恋人,然后生下爱的结晶。

一切都被毁了,被代孕,被这种丧失人权的不平等压迫和剥削。

我们已经没有什么权利了。


本文链接:http://cqlla.com/zhuyunjigou/405.html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