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第三代试管婴儿哪个最好

作者:风千里 声明:兵说原创,抄袭必究 “ 我一把抓住梅耶的飞行服,然后用力把他拽进了驾驶舱,此时他已经瘫软在座舱里。飞机起飞后,我们两个没怎么说话,他抬起头微笑着,...

作者:风千里

声明:兵说原创,抄袭必究

我一把抓住梅耶的飞行服,然后用力把他拽进了驾驶舱,此时他已经瘫软在座舱里。飞机起飞后,我们两个没怎么说话,他抬起头微笑着,嘴里还反复嘟嘟囔囔地念叨着‘你这个疯狂的家伙’。此时地面上赶来的北越士兵已经开始向我的飞机开火,座舱里一身泥泞和油污的梅耶却颤抖着向我要了一根烟。”——越战时期美军A-1“天袭者”攻击机飞行员贝尔纳德·费舍尔,在回忆到当年拯救跳伞的僚机队友梅耶时如是写道

太平洋战争期间,美国与日本之间展开了空前激烈的海空大决战,传统意义上由巨舰大炮主导的舰队决战,逐步让位给海空一体作战。原本被忽视的航母舰载机走到了主角的位置,承担起四两拨千金的重任。

在战争的大多数时间里,美海军航母所搭载的舰载机主要分为“战斗机”“俯冲轰炸机”和“鱼雷轰炸机”。限于早期舰载机性能的限制,除了护航和防空任务由战斗机担纲外,对敌方目标的攻击任务却要分别由俯冲与鱼雷轰炸机两种机型承担,这意味着航母要同时为两种系列的轰炸机配备地勤人员,给后勤带来了不小的压力。于是在战争后期,美海军高层就产生了将两个系列轰炸机合并为一的想法,即研制一款既可以执行俯冲轰炸任务,又能水平投掷炸弹或鱼雷的“全能舰载轰炸机”,这样既解决了后勤难题,还简化了生产程序。

挂载鱼雷进行试飞的“流星”舰上攻击机

不过,在这一领域走在前面的却是日本人。二战时期机体孱弱的九七舰攻和九九舰爆让日本消耗了不少精英飞行员,本国落后的工业生产能力,也不足以保质保量地同时完成两型飞机的制造。因此“全能攻击机”的概念被提了出来,当时的爱知航空机在综合了前代攻击机的设计经验后,推出了“流星”舰上攻击机。这款采用倒海鸥翼设计的新型飞机,有着日式舰载机特有的修长身姿,可以进行水平和俯冲轰炸等多个攻击任务。以当时的技术条件而言,“流星”是一款性能十分优异的舰载机,但在投入生产时已经是1944年,此时日本海军已经在多次海空决战的大惨败中主力丧尽,以至于完成交付的“流星”甚至连落脚的航母都找不到,只能改作陆基作战,仅服役的144架也在随后的本土作战中被消耗殆尽。

流星”的出现没能挽救日薄西山的日本,却给了美军以极大的启发,美国人也开始尝试研制自己的“全能攻击机”。曾经推出SBD“无畏”式俯冲轰炸机的美国道格拉斯飞行器公司很快推出了名为BTD的舰载轰炸机,这款轰炸机既可以执行SBD的俯冲轰炸任务,还能兼顾TBF的鱼雷攻击任务。而且该型机也采用了与“流星”和F4U一样的倒海鸥翼设计。但在试飞时,美国军方很快发现了该机的致命弱点:从机翼构造,到后座机舱设计都坚持前代设计标准的TBF体重严重超标,新式的前三点式起落架更加重了这一缺陷,使其根本无法满足军方的要求。虽然道格拉斯在之后进行了大幅修改,还是未能通过军方的审核。在草草制造了十几架量产机后,BTD项目随之流产。

【BTD的首架原型机XSB2D-1,这款舰载机采用了前三点式起落架,并保留了后座机枪手,整个机身显得头重脚轻】

取消了后座机枪手的BTD-1型量产型机,机身超重依然严重

美国首次全能攻击机的尝试就这样寿终正寝,但面对巨大订单诱惑的道格拉斯公司岂能就此罢休?他们总结经验教训,又迎合了当时舰载单座攻击机的发展趋势,由天才设计师艾德·海因曼(Ed Heinemann)组织队伍在原BTD的基础上重新设计,放弃了以往的倒海鸥翼,回归到保守与简洁的设计风格上来,最终在大战结束前夕推出了XBT2D-1型试验机,相对于超重的BTD,XBT2D-1足足减重了820kg之多,完全达到了美海军的技术要求,最后通过美军验收的这款飞机被重新命名为BTD-2“毁灭者”(Destroyer),并获得了海军的订单。

BTD-2的首架原型机XBT2D-1

姗姗来迟的“毁灭者”虽然终于获得了军方的认可,却生不逢时。当BTD-2还在进行试飞时,日本宣布无条件投降,战争的胜利让其不得不面对无勇武之地的尴尬境遇,原本500架的订单被砍去大半,尽管在1946年BTD-2被军方更名为AD-1,还获得了一个让后人耳熟能详的绰号——“天袭者”(Skyraider),但此时的它已经徘徊在流产的边缘。

1950年,朝战爆发,美海军航母也随之前往支援陆军作战。而此时的美军航母上,老式的俯冲和鱼雷轰炸机已经老迈不堪使用,喷气式轰炸机的研制更遥遥无期,美军航母竟一时缺乏有效的攻击手段,濒死的AD-1终于看到了曙光,海军的订单纷至沓来,“天袭者”们开始大批上舰。而很快,从海军飞行员到地勤人员,都发现了AD-1身上与众不同的出色之处。首先该机拥有优异的低速控制和机动性,这在自由落体投弹的年代是非常重要的,其次该机装备的2700马力的怀特R-3350-26WA活塞发动机赋予了该机超强的续航力(超过2100公里的航程)和惊人的载弹量,配备多达15个硬外挂点的AD-1可以轻松携带将近4吨的弹药。最后,可靠性高故障率低,加上零件数量少,也让它成为后勤人员的最爱。整个朝战,“天袭者”出尽了风头,成为美国海军新一代的主力攻击手段。

朝战期间执行任务的AD-1型攻击机


1957年,美海军“无畏”号航母甲板上的AD-1型攻击机,旁边是四架FJ-2型喷气战斗机

不过真正让AD-1型大放异彩的还是越南战争。到上世纪60年代,除了少数落后国家外,绝大多数的活塞螺旋桨式作战飞机都已经退出现役,不是走进博物馆见证历史,就是落入私人收藏家手中发挥余热。唯独“天袭者”是个例外,它优异的低空机动性,雄厚的火力以及高可靠性,让其他新型喷气攻击机黯然失色,虽然A-6,A-7以及A-4等喷气时代的新宠越来越多地列装部队,但在越南这一特定的丛林作战环境,无疑更适合拥有低空低速优势的“天袭者”来一展拳脚。

越战爆发前,AD-1经历了多次改进,发展出AD-2/3/4/5等多个改型。直到1962年,现役的“天袭者”们在接受整体升级改造时,为方便期间,便被官方统一命名为A-1型攻击机,而无论编号如何变化,“天袭者”的绰号倒一直沿用下来。而在越南作战的十年间,A-1取得的辉煌战果更无愧于其“天袭者”这一雅号。当时遭遇空袭警报时善于隐蔽躲藏的北越士兵,最害怕的不是喷气机震撼的轰鸣声,而是A-1低空掠过时那特有的嗡嗡声。低空机动性优越的A-1可以超低空掠过丛林,将北越士兵的动向尽收眼底,而数量众多的外挂使其可以对多个目标进行持续打击。美军舰载机飞行员们发现,往往一架A-1的火力就可以把一个越军的驻地报销掉,一个美军士兵在进攻一座被“天袭者”编队轰炸过的村庄后,震惊地发现整个村落都已是一片废墟,“连老鼠都被烧焦了”。同时,A-1坚固的机体也给了飞行员最大程度的保护,低空低速的天袭者虽然很容易成为越军高炮的目标,但也正是这一特点让很多迫降的飞行员能够全身而退。而机动性能优越的A-1在遇到越军空军拦截时,都能够摆脱追击,甚至创造过击落米格-15喷气战斗机的战绩,不过大多数情况下,这些桀骜不驯的天袭者还是要仰仗F-4鬼怪们的护佑。

在越南执行空袭任务的A-1攻击机编队


“天袭者”在越南上空遭遇米格-15时的想象图

除了充当对地攻击的主力,越战期间的A-1还被用来扮演其他角色,比如被改装成电子战飞机以对抗越军的防空雷达,加装声纳系统来执行巡逻和搜救任务,甚至在紧急情况下,被改装成并列双座的A-1E型还被用来执行救援任务,本文开头的那一段回忆文字,再现的就是这样一个惊心动魄的时刻:一个美军A-1E小队在越南执行空袭任务时,长机贝尔纳德·费舍尔发现自己的僚机梅耶被击落,梅耶跳伞生还,却落到了越军的伏击圈,眼看周围的越军迅速靠拢,费舍尔情急之下,发现梅耶旁边有一块相对平整的土地,于是壮起胆子在上面降落,在减速时大声呼叫梅耶,心领神会的梅耶拼命地跑到飞机旁,被费舍尔一把拽进了机舱。最后,在越军的枪林弹雨中,费舍尔驾机再次起飞,并平安返回基地。

劫后余生的费舍尔(左)和梅耶(右)


费舍尔的座机在营救梅耶并返回基地时迫降被毁

这段故事迅速成为了美国海军中的传奇,艺高人胆大的费舍尔也因此获得荣誉勋章,而他的行举也从一个侧面反映出“天袭者”极高的可靠性。越南战争虽然以美国的全面失败而告终,但却成就了“天袭者”的一段传奇。虽然A-1在美海军有着极高的声望,但越战结束后,技术严重落伍的A-1最终没有抵挡住时代的潮流,最终在70年代全部退役,为活塞螺旋桨时代划上最后的休止符。


本文链接:http://cqlla.com/xinwendongtai/399.html

为您推荐